嘉宝莉集团

家庭装修

建筑涂料

家具涂料

工业涂料

印刷油墨

官方旗舰店

墙里墙外,好色都是学问

当“红墙黄瓦”遇见“白墙黑瓦”

建筑涂料作为最早被使用的一类涂料,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约7000年前。那个时候的人们发现南方丛林中有一种高大的落叶乔木,树干上会流出一种粘稠的液体,与空气接触一段时间后变成褐色并且变硬,这种树木便是漆树。时间一久,还发现这种液体除了能着色,还能保护树干不被腐蚀,因此有人将其涂抹到房屋的梁柱上,人们称其为“大漆”,即后来我们所熟知的生漆,这种天然成膜的生漆便是最早被使用的建筑涂料。到夏末商初的时候,已经能调制出多种颜色的漆,几乎所有的皇家楼阁都使用大漆来着色和保护。

如什么胶,似什么漆?

生漆的主要成分有漆酚、树胶、少量水分、酶及可挥发酸质,其中漆酚是让生漆天然成膜的主要功臣,大约占总量的73%―84%左右,而树胶和水分则赋予生漆“如胶似漆”的感觉。通常以漆酚含量的多少来判断生漆的好坏,含量越高,经空气氧化后颜色越深,成膜效果(硬度、均匀程度、光泽及耐腐、耐磨等性能)越好。而其中所含的少量酶和可挥发酸赋予成膜后的漆一种特殊的清香。

随着时间的推移,漆艺得到发展,种类和颜色也不断增加,但普通老百姓家通常只能用深色及黑色的漆,只有王公大臣、官宦家族才能使用那些漂亮的朱漆,杜甫所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便是如此。谈到油漆的颜色,其原理基本上是在原漆中加入各种颜料、染料,形成黑、朱、绿、褐、紫、黄等多种颜色的色漆。这些颜料、染料基本上为无机粉末,如矿石破碎后的粉末,或者部分金属氧化物如铁红、铜绿等(那个时候并没有无机物或金属氧化物的概念,只是工匠觉得颜色好看,尝试着加到原漆里面发现这货居然能溶解并均匀混合,然后就拿去刷墙了)。

后来人们还发现有一种叫做“桐油”的东西,拌到油漆里面能让色彩更加亮丽,增加油漆的粘稠度,清香更持久。将“桐油”这一类干性植物油配合漆液使用的方法乃是世界涂料史上的一大创举,基本上奠定了古代建筑涂料的基石。虽然那时候的人根本不懂化学,但道出了“ chemistry means chem is try”的真理……

尽管油漆的颜色受到严格限制,我国古代建筑的色彩搭配仍然形成了其基本特点——

红墙黄瓦”与南方“白墙黑瓦”。由于北方许多植物在秋冬季落叶,来年抽芽,再加上北方地势平坦,视野较南方开阔,因此冬天的景色显得比较枯燥,或者说色彩单调。

所以北方很多建筑都使用“红墙黄瓦”或“红墙灰瓦”的色彩搭配,红色的门窗与柱墙配上黄色的琉璃瓦或灰色的瓦片,与蓝色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比,从视觉上给人一种富有生机的感觉,比如北京的故宫。而南方大部分地方的植被都是四季常青,为了融入自然环境,其建筑物的着色通常都比较简单,以“白墙黑瓦”为主,突出一种朴素淡雅的江南情调,比如上海的弄堂,客家土楼等等。

当“艺术”遇见“科学”

无论哪种建筑涂料,其成分中最重要的为成膜物质,包括主要成膜物质、次要成膜物质和辅助成膜物质,这也就是为什么涂料能牢牢地粘在墙面上并且均匀铺展、覆盖,而水却无法做到。

在整个成膜的过程中,粉刷墙面只是第一步——在墙体上覆盖一层“湿膜”。一段时间后,涂料中的挥发性物质和水分逐渐跑掉,成膜物质发生反应,“湿膜”逐渐干燥、固化成“干膜”,其中发生了化学反应的称为“转化型”,只有物理变化的称为“非转化型”。

对于建筑涂料来说,光能成膜可不行,必须要颜色多样才能将房间装饰得称心如意,富有个性,而涂料的缤纷多彩,离不开颜料的加入,其中无机颜料的使用最广泛,有机颜料与合成颜料也在不断发展。

此外,溶剂能使各成分溶解并均匀混合,助剂能让涂料具有各种特殊功能,它们都是必不可少的成分。

时至今日,建筑涂料已经远远超出了“油漆”的概念,其使用范围涵盖了内墙、外墙、地面及屋顶等你所能看到的每一个角落,种类包括水溶型、溶剂型、乳液型和粉末型等大大小小上千余种,功能从单一的美观防腐延伸到防火、防潮、防霉、防露防霜、吸波减噪、自清洁等一切曾经难以想象的方面。下表列出了目前市场上常见的几种墙面涂料及其成分:

当“化学物质”遇见“环保需求”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由于装修过程中涂料挥发出的有害物致病致癌的新闻,不免会担心这些天天跟我们接触的涂料到底会不会对身体有害。在传统的建筑涂料中,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主要集中在溶剂中,以及游离甲醛和部分可溶性汞、铬。但随着工艺的不断改进,产品的不断更新,这些有害物质已慢慢从涂料的配方中淡出,或由行业标准规定严格限制。

作为涂料行业内重要的一块,建筑涂料从内到外都在发生巨大的改变与进步,特别是在功能性和环保性方面较传统的涂料有了很大的改进。而随着外墙砖逐渐退出装饰建材的舞台,涂料便取而代之成为了城市文化和艺术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在给各种混凝土化上彩妆披上外衣的同时,也装点了整个城市的立体空间。

更多资讯